發新話題
打印

1951年的羅湖關

1951年的羅湖關

 

                                    

羅 湖橋位於香港新界與深圳羅湖區西南交界的深圳河上,原是一座木橋,始建於清朝末年,橋面有一條黃色油漆線為分界。因九廣鐵 路由此通過,1906年初動工,改建成鐵路橋。后羅湖鐵路橋於1957年重建,後來廣深公司經過電氣化改造,成為內地通往香港的惟一鐵路大動脈。2003 年新羅湖鐵路橋建成,這座見證深港兩地百年歷史巨變的羅湖鐵路老橋已經被修葺一新,作為文物橋被整體遷移,安放在深圳河與梧桐河交界形成的迴廊內,其周邊 還進行了綠化,供遊人參觀。

                                     

深圳羅湖橋,橋史整百年。中國很多富含意味的歷史畫面,累積在這座橋上

兩次「止步羅湖橋」
  羅湖橋長不足50米,卻在中國的改革開放史上埋下了兩個意味深長的伏筆。
  1949年的10月19日,新政權誕生后的第18天,解放軍的一支先頭部隊打到深圳河畔的羅湖橋頭,離被港英政府統治的香港僅一橋之隔。據史料稱,毛澤東曾向葉劍英面授機宜,明確提出南下大軍必須止步於羅湖橋以北40公里的樟木頭一線。
  9個月後,在周恩來的親自批示下,深圳公安檢查站(羅湖邊防檢查站前身)成立,羅湖橋成為新中國唯一的「南大門」。

                                             
                                                  

又十幾年,「解放香港」的聲音再次出現。
  當時,「文革」之火一度波及香港。羅湖橋南岸,香港的左派人士發起了激烈的反英抗暴運動。羅湖橋北岸,紅衛兵小將們涌到橋邊聲援,每天,羅湖橋頭的邊檢戰士都要手拉著手組成人牆,面對小將們的衝擊。
  周恩來了解到這一情況后,迅速作出批示:「文革」只能到深圳河以北,深圳河以南不可以搞。

                                        

如果將兩次「止步羅湖橋」的批示連起來解讀,不難發現這座小橋在決策層眼中的重要戰略地位。
   第一次南下大軍「止步羅湖橋」后,香港50年代的工業化熱潮得以發生;而在第二次紅衛兵「止步羅湖橋」的歷史節點后,港英當局也開始反思當時的治理策 略,並開始在醫療、教育、社會福利、住房等各方面進行社會改革,香港進而完成了70年代的經濟、社會發展上的飛躍。正是因為內地當初刻意為香港保留了一個 自由開放的發展環境,才能有改革開放后香港對內地技術、資本、管理等多方面 的反哺局面。
  
                                            
建國初期,為防止敵特的滲透,直通的客運火車停運,從內地去往香港的人員開始受到嚴格限制,往往只有公務人員才能獲得去港配額。而港人返鄉則必須填寫「回鄉介紹書」,且在過關時所有的行李都要被拆開分檢。羅湖橋頭逐漸熱鬧不再,人流最少的時候,一天來往不過50人左右。

                                           

從1957年開始,受困於貧窮與政治鬥爭,當時的寶安縣出現大規模的逃港潮。
  在那段物質匱乏的時日,如果趕上節日返鄉,許多港人會扛著笨重的行李過橋,米上頭放麵粉,麵粉上頭放紅油,往往還要帶上 做好的帶魚、魷魚、紅燒肉。橋頭送別時,若是穿著的衣服和鞋子稍好,甚至會為內地親友留下,赤膊光腳返港。
  「文革」中,羅湖橋頭各處插滿紅旗,牆壁上懸掛著毛主席照片和詩詞。來往深港兩地的旅客、探親者、過境農民,都要在過橋的時候背誦毛主席語錄。有的人大字不識一個,便被要求回家背熟后再來。


                                                 

                                                   

                                                   
                                            因為當時出於朝鮮戰爭的特殊時期,羅湖口岸還採取了特殊措施,禁止美國產品進入中國

                                                      
           根據1951年3月6日政務院公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國家貨幣出入國境辦法》,羅湖口岸對人民幣的控制極為嚴格。

                                                                       
      橋上也曾發生過另一些值得注意的小事。

   1971年4月10日上午10點,金髮碧眼的斯廷霍文第一個走上羅湖橋,接著,一支美國乒乓球代表團用了18分鐘全部走上羅湖橋。橋的北端迎接他們的是 一幅寫有「全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的紅色標語。4天後,在人民大會堂里,面對一位美國記者對於中美關係的提問,周恩來說:「現在,門打開了。」

TOP

1976年...第一次進出羅湖關口...當時D親戚在過關前多次提點 "不要亂講野, 唔係番唔到尼"....不過個次番來我都偷運了兩圈菲林出來. 當是D親戚話大陸唔可以帶未沖的菲林出口我拍了一些相只好放入鞋頭慢慢地過關, 當時心慌慌...最後成功過關. 之後覺得自己好傻. 十二歲人仔已經走私...

我們要把歷史留給下一代不是仇恨, 但不能讓步於不合理之下

TOP

這得橋也不知走了多少遍.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