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塞繆爾·P·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

塞繆爾·P·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

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后,西方學者提出了多種解釋冷戰後世界的模式,美國政治學家塞繆爾·P·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是其中影響較大的一種。

亨廷頓與自己的學生、「歷史終結論」的提出者弗朗西斯科?福山的觀點完全不同。 他認為,把蘇聯共產主義的垮台看做西方永久贏得了世界的想法,是十足的傲慢。穆斯林、中國人、印度人和其他人不會倉促的把西方自由主義當做唯一的選擇來接 受。冷戰所造成的人類分裂已經結束,但種族、宗教和文明造成的人類更根本的分裂仍然存在,而且產生著大量新的衝突。在冷戰後的新世界里,最普遍、最重要、 最危險的衝突,不是社會階級之間或其他以經濟來劃分的集團之間的衝突,而是屬於不同文化實體的人民之間的衝突。

亨廷頓對於文明的界定和各個文明邊界的劃分,依據的最重要標準是宗教。他宣稱,在現代世界中,宗教是重要的,可能是唯一主要的動員人民的力量。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世界各主要地區都出現了宗教復興的運動。

亨廷頓劃分的8大文明區

亨廷頓在《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把世界分為8個主要的文明區域:
西方文明區,即圖中深藍色區域。包含美國、加拿大、西歐、北歐、中歐、澳大利亞和紐西蘭,還有前蘇聯的新教為主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 陶宛),前南斯拉夫的天主教為主的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這些國家民眾的宗教信仰以基督教新教或天主教為主。這一文明區的核心國家是美國。

拉美文明區,即圖中紫色區域。包含墨西哥、中美洲地峽諸國、南美洲(蓋亞那、蘇利南和法屬蓋亞那除外)、古巴和多米尼加。這些國家民眾的宗教信仰以天 主教為主。有些人認為,拉美文明是西方文明的一個分支,特別是南錐體國家(South Cone,一般指南美洲南部的阿根廷、智利、烏拉圭三國)的很多人認為自己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亨廷頓認為,拉美與西歐和北美在社會和政治結構方面有所不 同,可以看做一個相對獨立的文明區。

東正教文明區,即圖中淺藍色區域。包括前蘇聯的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喬治亞、摩爾多瓦;前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黑山;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希臘 和塞普勒斯。這些國家民眾的宗教信仰以東正教為主。亞美尼亞教會與東正教在歷史傳統方面有所差別,但亞美尼亞也被歸為東正教文明區。這一文明區的核心國家 是俄羅斯。

穆斯林文明區,即圖中斜線區域,包括大中東地區(塞普勒斯、馬爾他和以色列除外),還包括南亞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國,東南亞的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 汶萊,印度洋中的島國馬爾地夫、模里西斯和葛摩,還有歐洲的阿爾巴尼亞,基本上和伊斯蘭會議組織涵蓋的國家相同。前蘇聯五個中亞加盟共和國中的四個(烏茲 別克、土庫曼、塔吉克和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因為有大量的俄羅斯族人口,被劃到東正教文明區。亨廷頓認為,伊斯蘭文明缺乏核心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埃 及、巴基斯坦、伊朗、印度尼西亞各有優勢,但都各有弱點無法承擔核心國家的任務。土耳其在歷史、人口、經濟、軍事等方面適合充當核心國家,但國內對於是回 歸伊斯蘭文明還是保持世俗化政體加入歐盟沒有共識。

對穆斯林文明的劃分可能引發疑問,既然把基督教分為新教加天主教的西方文明區和東正教文明區,為何不把穆斯林文明區分為什葉派與遜尼派兩大文明區?什葉派文明區具有核心國家伊朗。

中華文明區,即圖中紅色區域。包括中國大陸、台灣地區、朝鮮、韓國、新加坡、越南。東南亞等地海外華僑華人聚居區有時也被看做中華文明區得一部分。朝 鮮半島和越南被列入中華文明區,是因為這些國家歷史上曾受中國中原王朝的直接統治,受到儒家文化的強烈影響。國旗中帶有伊斯蘭象徵——新月的城市國家新加 坡被列入,則是因為華人超過該國人口半數。 按照亨廷頓的標準,香港和澳門是否應該列入中華文明區是有爭議的,一方面這兩地的居民里中國血統公民占絕大多數,中國傳統文化的勢力比較強,另一方面基督 徒在兩地人口中占較大比例。

印度教文明區,即圖中黑點區域,包括印度、尼泊爾,與全球分佈的海外印度人相聯繫。

日本文明區,即圖中淺綠色區域,僅包括日本一國。日本有著上億人口,在國際關係中的地位比較重要,可以看做獨立的文明。

非洲文明(或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文明),即圖中褐色區域,包含南部非洲,除了查德以外的中部非洲,除了埃塞爾比亞、肯亞和坦尚尼亞之外的東部非洲以及西部非洲的象牙海岸、維德角、迦納、賴比瑞亞和獅子山。

此外,還有佛教文明地帶,即圖中白色區域,包括不丹、泰國、寮國、緬甸、柬埔寨、蒙古、斯里蘭卡和中國的西藏自治區,但亨廷頓認為,這些國家並沒有在當代國際關係中構成一個重要的文明區。

亨廷頓研究了20世紀90年代發生的多起衝突和戰爭,發現很多衝突和戰爭發生在文明的邊界區域,例如前南斯拉夫的戰爭發生在天主教、東正教、穆斯林三大文明區的交界處,而俄羅斯的車臣戰爭是在東正教和穆斯林文明的交界處。

孤立存在的小文明與文明邊界上的國家
亨廷頓還認為,在主要的文明之外,還存在一些孤立的小文明,比如在東部非洲的信奉一種古老的基督教的埃塞爾比亞、在加勒比海地區以黑人移民為主海地、 講英語的加勒比海島國等。位於中東的穆斯林國家包圍之中的以色列可以看做一個近似於西方文明的獨立的小文明。有些國家包含了認同於不同文明的大量人口,被 亨廷頓界定為「斷層國家」(cleft countries),即坐落在文明界限之上的國家。例如印度包括上億穆斯林人口,菲律賓包含了西方、中華、穆斯林三個文明,烏克蘭西部人口主要信奉東儀 天主教( Eastern Rite Catholic),東部人口主要信奉東正教;貝南、查德、肯亞、奈及利亞、坦尚尼亞和多哥跨越了非洲文明和伊穆斯林文明的界限,坦尚尼亞等東非海岸地區 流行的斯瓦西里語(曾在好萊塢動畫片《獅子王》中出現)正是阿拉伯語和本地語言交互影響的產物。南美洲東北角的兩個小國蓋亞那的蘇利南的人口以黑人和印度 人為主,這兩個國家處於印度教文明和非洲文明的交界線上。 蘇丹也曾是一個位於斷層線之上的國家,2011年7月,以黑人居民為主、主要信奉基督教和原始宗教的蘇丹南部地區通過全民公決宣布獨立,脫離了以阿拉伯人 為主、主要信奉伊斯蘭教的北部地區。

西方文明沒有普世性
當代中國人熱議的「多極化」和「普世價值」問題,也能從亨廷頓的著作中獲得啟發。
亨廷頓認為,西方文明現在仍是最強大的文明,並將在未來的若干年內保持這一地位。但是,西方文明相對於其他文明的實力正在下降。亨廷頓對於中國經濟軍事實力的增長和穆斯林文明的人口爆炸特別擔憂。

面對這種挑戰,亨廷頓給西方國家的內外政策提出建議:承認一個多文明和多極世界的存在;西方領導人的主要責任,不是按照西方的形象重塑其他文明,而是 保存、維護和復興西方文化。由於美國是最強大的西方國家,這個責任就不可推卸的落在美國的肩頭。他特彆強調,西方對其他文明事務的干預,可能是造成多文明 世界中的不穩定和潛在全球衝突的最危險的因素。這種觀點,顯然要比到處伸手「新干涉主義」穩妥。

針對「現代化是否導致西方化「這個問題,亨廷頓宣稱「西方文明的價值不在於它是普遍的,而在於它是獨特的」,「西方遠在現代化之前就是西方,使得西方 文明區別於其他文明的主要特徵產生於西方現代化之前。他認為,西方文明核心的體制、實踐和信念方面包含的主要特徵是:希臘和羅馬古典文明的遺產、天主教和 新教、歐洲語言、精神權威和世俗權威的分離(或稱政教分離)、法治、社會多元主義、代議機構、個人主義。這些特徵不是其他的文明具備的。

亨廷頓認為,世界上文明式樣最為豐富的地區是東亞(包括東北亞、東南亞及俄國遠東),這個地區包含了屬於六種不同文明的社會:中華文明、日本文明、佛教文明、穆斯林文明、東正教文明和西方文明。如果文明確實是國際政治的重要影響因素,那麼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的走向,將是檢驗最近幾十年文明之間究竟是衝突頻發還是可以和諧共存的試金石。

TOP

發新話題